目前国内互联网+家装平台多达200家。以爱空间、家装e站、蘑菇装修等为代表的一站式平台,有自己的施工团队和材料采购渠道,从测量设计到采购施工全部能搞定;像土巴兔、齐家网、土拨鼠这样的第三方平台,则以促成撮合交易为主,消费者可以在网上发起“竞标”,由平台匹配几家装修公司供消费者挑选,消费者根据装修公司提供的方案、设计、报价最终决定选择哪一家。然而,这些披着互联网+金色外衣的“新生儿”,能否真的像其标榜的那样“省时,省心,省钱”呢?
上班族鑫磊怀揣着10万元预算,计划把家里改装成北欧风格,对比再三,在网上选择了一家互联网家装公司。价位合适,方案满意,还可以每天在手机端监控装修进展,不必天天盯着师傅,这让鑫磊心中美滋滋的。但这样的好心情几天后就烟消云散了。“水电改造基本完成,还没验收,可谁知道,报价时预收2000元,改完之后收费9917元。”鑫磊大吐苦水,“水电真是装修大坑!”“改水电花去近万元,卫生间瓷砖贴得缝那么宽,天天都心急火燎催着我买这买那,跟以前的马路装修队有啥区别?”满怀希望尝鲜互联网家装的鑫磊大失所望。昆山装修公司小编了解到,报价不透明、隐性收费多、设计不专业、材料以次充好、工期难保障……这些传统装修的“黑幕”在不少互联网家装平台依然存在。

互联网家装O2O的沦陷,只是营销手段-家卫士装饰
市民朱女士提起前一段时间家里重新装修的经历也是“窝火”。“设计师和项目经理,没有一个人和我确认过设计图纸,开工前也没有把施工图纸给我,最后还是在水电改造师傅那里拿到的。”朱女士有些困惑,除了网上下单、移动支付,家装O2O似乎看不出与传统装修的区别。
号称施工标准化的爱空间家装O2O,装修缺乏个性的弱点也非常突出,被网友诟病为“最后把家装成了如家快捷大床房。”另外,快速扩张中装修工人素质参差不齐的弱点也逐渐暴露。北京一位80后消费者就质疑爱空间的装修偷工减料,多次返工仍不理想,最后将爱空间诉至大兴区人民法院,请求解除合同并赔偿相关损失。据记者梳理,自“爱空间”每平方米699元单价和20天工期承诺引发行业热议后,各种互联网家装套餐就开始涌现出来。比如,蘑菇装修报价每平方米599元,搜房网报价每平方米666元,京东与极客美家、紫薯家装合作推出最低每平方米618元的套餐更被行业称为家装的“白菜价”。不过,价格战在装修领域的效果并不是很明显,当初高调宣称“传统装修必死”的搜房网房天下,带着其每平方米666元的套餐,已经黯然宣布退出家装市场。
“互联网+”对传统行业的改造,在打车、外卖、旅游等领域几乎立竿见影,但对装修行业的改变却非常缓慢。“土巴兔、齐家网等平台型的互联网家装公司,只是一个撮合平台,等到实际装修的时候,用户还是要找线下的装修公司来完成。爱空间之类的一站式装修平台,扩张速度又严格受制于对装修队伍的控制能力,在整体家装市场上目前还处于边缘地位。”一位互联网从业人士坦言,在很大程度上,家装O2O俨然是传统家装公司的营销手段,马路游击队换个马甲去网上接单而已,很难赢得消费者的信赖。

互联网家装O2O的沦陷,只是营销手段-家卫士装饰
家装O2O号称4万亿元的潜在市场规模,仍在吸引各路资本杀入。美团-大众点评今年2月对外宣布成立家装事业部,正式进军家装O2O领域。据昆山装修公司了解,美团-大众点评家装事业部是在美团、大众点评原家装频道基础上成立的。此前,齐家网获总额1.6亿美元的D轮融资、土巴兔揽获2亿美元融资、有住网完成1亿元A轮融资、爱空间吸引小米旗下的顺为资本领投6000万元。然而,资本的注入无法掩盖前行路上的挑战。“装修是一个行业离散度高、线下交付难、交付周期长的产品,高度依赖于人、依赖于本地化。因此,家装是个浑身是痛点的行业,互联网并非一剂万能药,颠覆行业也绝非一朝一夕,所以只能耐着性子继续把硬骨头啃下去。” 齐家网创始人邓华金表示。
对于装修,前期的设计沟通固然重要,但大头无疑是在线下,如何对施工形成把控和约束,成为各个家装互联网平台共同面对的“玻璃门”。日前,易观智库发布《中国互联网家装行业白皮书2016》认为,由于家装市场本地服务性强,从最初提供装修资讯、设计图库、论坛讨论等信息服务,到增加第三方质检验收、样板间展示,在线支付装修款、装修贷款等金融服务,“由轻到重”是家装O2O发展的总趋势,这无疑给家装平台提出了更多挑战。